今天和友人聊天,对区块链和人工智能这两个问题发生了一些思想碰撞,记录如下:

bo:友人

joey:鄙人

bo:

区块链的应用价值应该在加密啊签名啥的感觉商业用途多点,对个人来说没有直观的用途吧。

这种技术那只能在商业上用,个人哪怕实际用到了也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就好比用http和https,对使用者来说直观感受不强烈的。纯技术活。

joey: 

  这个对个人的影响也是比较深远的,目前还主要体现在货币的应用上,且因为监管的原因影响还没那么大。你先接受了这个理念  你就有可能比别人抢先一步  从而有可能比别人更早地发现它对你个人带来的潜在价值。

bo: 

你这是在银行工作者的角度去看,感觉区块链在你们这个行业有很高应用价值。对银行客户来说,只要安全,不管你用啥技术手段,只要安全就行了。这种感受你明白吗?客户无所谓的,只要安全。你们服务客户时可以用区块链这种术语来讲解,但是大部分客户是不懂的,他的感受是好像挺高端,但真正底层咋样,他真不会去管。银行业招揽客户不靠这个。就像微信和短信,这种体验是直接在感官层面的,从文字到语音,用微信就是比用短信爽。所以,区块链对个人用户来说没有爽点。对企业用户来讲,他们不管技术,只管安全便捷。区块链技术很有应用前景,这只是研究者技术人员考虑的问题。对老板来说,你这开发好了,好用我就用,但是没有直接招揽大客户那种项目更有吸引力。

joey: 

  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和区块链哪怕到目前为止还是个小众领域   因为有太多人都像你上面所说的一样去想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呢   它本身是代表一种思想  了解一些这种思想也没有什么坏处。PS:这种思想本身和你现在的工作(以及现在绝大多数的社会现象)是相悖的。  这也直接导致了为什么说一但它被全面接受,就是颠覆性的。

bo: 

确实没有很深的了解,不过也没感觉相悖啊。以前我们做法务时,有一个电子合同的问题,怎么样在法律上承认电子合同有效,一个是签名及生效时间,还有一个是合同文本不可任意变更,感觉区块链技术就很有用。但是在法律承认电子合同之前,没有一家公司会用这个。这种技术是需求,不算是和现有社会现象相悖吧。

joey:

概括起来就是一个英文单词:Decentralized。这个思想和人工智能的底层逻辑也是一致的。你说的电子合同只是用到了数字签名,并不能做到Decentralized。   在比特币和区块链里,数字签名只是它设计思想的其中一小块内容。

bo: 

去中心化的概念比比特币早吧。你的意思是这种去中心化的节点,可以自动计算自主运行,有可能是一种人工智能是吗?整体构成了人工智能,或者说可以作为人工智能的生成方式?

joey: 

人工智能的底层,也是去中心化的:每一个分布的计算单元都只是遵守一定的规则完成“简单的任务”。 但这些分布的去中心化的计算单元按照简单规则协同形成的网络,却能形成强大的智能。

bo: 

嗯嗯,这种观点是有可能的,就好象人体的每个细胞,整体组合后就变成了人。

joey: 

是的。这和我们人体大脑的运算也是一致的:每一个神经元只需要完成分配给它的简单任务(例如脑电波传导),但他们之间协同所形成的网络,就形成了我们强大的大脑,进而有了我们的意识,并指导我现在跟你的聊天。

bo: 

但是如果人的意识存在任何的量子效应,那么以现有技术并以经典物理运算方式来搭建人工智能都是徒劳的。现有的所有去中心化计算都没有量子理论及量子效应的应用。

joey:

现在人工智能的最先进算法——深度学习,就是基于神经网络算法。神经网络算法,就是模拟人类大脑的运算方式。

bo: 

在观察者效应中,用电脑或者说现有人工智能去记录量子状态,和人亲自去观察量子状态是不一样。前者仍处于纠缠态,而后者不是了。

joey: 

量子理论人们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研究明白,它确实是碰到了“意识”问题——人的观察竟然可以创造物理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所以像爱因斯坦、薛定鄂这些超级聪明的天才有生之年也搞不明白,爱因斯坦甚至称这种现象是”幽灵“。

joey: 

但如果排除量子理论引发的关于意识的问题,单纯从应用上来说,已经应用了几十年了。  现在大约有1/3的电子元器件都应用到了量子效应。

joey: 

量子计算机现在也在加速研发当中。有人分析过,现在的人工智能之所以还不能达到人类的智能水平,是因为它的处理速度跟大脑的运算速度还差好多数量级,但大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一但研制成功并应用在人工智能,很难想象我们制造的这些智能机器会思想一些什么问题,有可能这些智能机器真的会”觉醒“——就像《西部世界》里的机器人一样。

bo: 

是啊,问题关键不在于算法,在于量子。

joey: 

量子计算机就是应用的量子的”叠加态“和”纠缠态“效应。它之所以快,也是因为量子。

joey:

人工智能决定因素:1、数据积累; 2、计算机速度; 3、算法。

joey:

1和3人们已经基本找到了,2现在还远远不够。这正是”马斯克“和”霍金“所担心的。

bo: 

我不是说当代计算机本身不存在量子效应,现代科学好多发明都是量子力学带来的,我说的是运算本身应该有量子效应。所谓人的意识作用于外,很可能是指意识活动中和外界有量子层面的效应产生。目前你所提的数据积累、计算速度、算法等都不涉及量子效应的问题。

bo: 

你现在说的人工智能观念还是决定论的产物,但决定论早就被推翻了。

joey: 

如果人的思想和意识本身也是运算的产物,就没有所谓的”决定论“了。

joey:

整个宇宙或许就是”上帝“设计的一款精妙的游戏,我们都是这款游戏中的角色。

joey: 

马斯克:人类极有可能生活在更高文明模拟的矩阵游戏中

joery: 

joey: 

马斯克创办的这家Neural-link公司所应用的技术,或许就是你提到的将计算和量子效应进行合成的一个过渡型产品。

bo: 

如果人的思想和意识本身是运算的产物,那就是一种”决定论”。数据决定了运算结果,所有一切都是确定的。

joey: 

但是运算的产物和”结果“是”不确定的“啊。

bo: 

你的算法和数据都定了,结果怎么是不确定的?

joey: 

所谓决定论,是你知道一个物质的初始状态,就能抢断他在任意时刻的其他状态。

bo: 

你的说法是矛盾的啊

joey: 

那你觉得产生的”智能“,是一个确定的东西?算法只是启动了它,后面就靠它自己”进化“了。

bo: 

我当然是认为意识思想智能等不是决定论的。但依据你的观点,人脑人工智能都是依据数据进行计算的,每一步必然是决定论的。

bo: 

你的进化再怎么着还是计算,每次会做出的决定都是计算的结果,当然是决定论了。

bo: 

我的观点是,意识与外界存在量子效应,导致了不确定性,所以不是决定论的。

joey: 

算法你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协议,就像神经元需要遵守的”负责脑电波传递“这种协议一样,遵守了协议并不代表它所形成的协同效应是确定的,甚至运算过程本身也是根据外部条件进行动态变化的。如果影响运算的外部条件也关联上量子效应,那它就不是决定论的。

bo:

依据动态变化运算还是决定论的,决定论又不是说运算是简单固态的。只要按你们的观点,数据、计算、速度三者结合出来的智能,只能在决定论的范围内去选择。

bo:

选择问题答案,并做出决定。

joey:

数据、计算、速度   只是目前阶段影响人工智能进展的3个要素,并不是说未来他就不能与“量子效应”进行结合。

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 进行人工智能运算元器件本身也是由微小的量子组成的,你又怎么能判定它就没有量子效应呢?

bo: 

那这样就存在第四要素了,这也说明了意识不是简单的运算。人工智能要做到像人那样有意识,单单运算是不够的。三要素是必要条件,但不会是充分条件。

joey:

  如果按照你说的  是要把量子效应再加上:

智能 = 数据+计算+算法+量子效应

每个计算单元还是基于相对简单的运算协议+量子效应

这样整体去看的话,你也可以说它是“非简单”的,量子效应本身就不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