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更新文章了。上一篇最近翻译的一篇关于银行如何应用金融科技竞争的文章,还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

原文链接《Fintech and Banks: How Can the Banking Industry Respond to the Threat of Disruption?》

由于内容较多,本次只翻译了Excecutive Summary部分:

一、金融科技1.0急需金融科技2.0的到来

1、尽管金融服务行业在过去已经做了很多创新(例如信用卡和电子银行),然而当人们提到金融科技时往往将其与创业公司关联。
2、截止目前创业企业的创新主要集中在“事业部制银行(unbundling banking)”提供的服务,通过更好地客户关怀、品牌策略、价格优势来改善零售客户的前端体验。
3、银行的基础设施有些过时,且被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甩在身后没什么改变。这主要是由于银行系统本身的复杂性,改变需要内部之间达成一致。而绝大多数金融科技创业公司都不能直接访问这些基础设施。
4、作为这些基础设施的租赁者,金融科技创业公司需要找到彻底改造这些基础设施的方法,以减轻他们和传统银行相比,在成本和战略上的劣势。

二、金融科技和银行:已经做了哪些

1、面对金融科技,尽管银行已经已经在公众面前已经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形象,绝大多数银行停止了行动(国内银行还是在不断尝试),在无论是反击还是拥抱金融科技方面,银行都没有投入启动大的项目。
2、只有7%的银行设立了自己的金融科技实验室,而其中大多数(63%)倾向于采用被动的方式:投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或者成立自己的金融科技加速器。
3、银行拥有财富和资源的组合,金融科技创业公司在战略上受到的限制,这意味着银行仍然有时间来阻止他们所处的行业受到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更大范围的冲击。

三、金融行业提高应对金融科技需要重点关注的四个方面

1、反击或退守。银行面对金融科技企业需要有一个清晰的立场,而不是左右摇摆不定。要么是和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直接竞争寻求颠覆性的创新(某种意义上是颠覆自己),要么回归传统的、更简单且仍然有钱赚的银行业务。
2、停止投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它们对金融科技的被动反应反倒是夺去了银行内部宝贵的资金资源,并且传递了一种失败主义(者)的信息。相反,银行应该设立自己独立的创新实验室或分支机构——它远离内部政治,拥有着一群寻求改正当前业务模型的不足和缺点并且受到正向激励的员工。
3、去除低效的交叉补贴。预算制度的官僚主义过程、为了克服每年的业绩目标等级考评会使得团队去追求短期目标和相互竞争,这些是以牺牲远期前景作为代价的。银行应该采用zero-based 预算制度(零基预算)。对某些成本积极地采纳或舍去,基于复杂的成本分配规程去掌控团队。
4、重新调整补偿金。银行业已经失去了对有天赋的年轻人的吸引力。它需要借鉴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所能提供的上涨的基础薪资和股票期权奖励。在金融科技公司里,技术人员受人尊重,在业务设计的各个方面都承担着关键角色,并且拥有批判性的、与常规思维截然不同的洞见力。而在银行内部,技术人员仍然仅仅被看成是在各个部门做支持的。

四、未来的银行是什么样的

1、银行需要学习金融科技革命——围绕着如何为各类问题提供灵活的解决方案去构建他们的组织架构,替代基于线性产品授权的孤立团队作战方式。
2、金融科技开始的分拆(unbundling)运动会导致银行企业集团的分裂。这会导致holding company结构的形成:它通过投资控制不同的公司,每一个被投公司都在他们的金融服务垂直领域拥有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