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薛定谔方程”及“薛定谔先生的量子跃迁摆脱情节”

上一篇提到,德布罗意猜想物质也具有波的特性,且被贝尔实验室的实验事故证实了。那么我们会问: 这个波的方程式什么样的呢?薛定谔先生给出了答案。

薛定谔能用他的波场方程来解释量子对象可以不经过量子跃迁(波尔提出的理论)平滑地从一个量子态过度到另一个量子态。从波场方程也能推导出波场的具体物理形态(不同的量子态对应该量子的波场物理形态也不同)。

在2009年波兰的物理学家也通过实验直接证实了薛定谔方程的合理性,他们用强大电场直接将碳原子的电子拉出,通过检测电子在屏上的着落地点,他们可以追溯到电子在原子内部出现的位置。由此他们直接证实了我们在教科书中所熟悉的波场模式。

薛定谔根据波场形态,进而推断它就是量子对象的具体存在形式,是一种弥散开的存在形式。然而实验却表明他的这个推断错了:

在观察到量子对象之前,它被监测到确实以波场的形式存在于一定区域内,而一旦有人观察到它,却是惊人地呈现为单一的点,其它波场区域内立即看不到任何量子对象波场实体,且对所有人都一样!瞬间消失!即:

其它波场区域出现量子对象的概率是瞬间变成0的(量子坍缩)。人的观察居然可以影响到物质的存在性,匪夷所思!(注意: 从原子核射出的α粒子的波场可能延绵几公里远。)

为什么说当我们观察到它时,波场区域内的非观察点出现的概率是瞬间变成0的,而不是通过运动的方式呢?这是因为:

如果一个实际的量子对象按其波场范围涂抹开,就像薛定谔最初认为的那样,那么为了拟合所观察到的事实,波场的偏远部分就必须瞬间凝聚到整个对象被发现的地方,为此物质必须以大于光速的速度移动(例如上面提到的有些量子对象的波场范围可能有几公里远)。而根据相对论的光速恒定性质,这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能认定它是以无法理解的方式实现了瞬间转移!综上:

薛定谔得出的波场方程试图摆脱波尔的量子跃迁,并且这个他设计的可以实现量子态平滑切换的波场方程都已经被实验直接证实了,然而最终的实际实验观察结果还是没能摆脱量子跃迁!观察影响了物理存在性!

薛定谔多么想再推翻他自己的波场方程,然而这个方程却又被实验得到了直接证明,无法证伪。且薛定谔方程是被证明了的量子力学的普适运动定律,牛顿运动方程是薛定谔方程针对大物体运动定律的绝好近似,可以理解为薛定谔的波场方程包含了牛顿运动方程。

二、由微观量子跃迁到宏观平行世界的推演:

如果将宏观物理对象按微观量子对象的实验现象进行推演(宏观物体跃迁或宏观物体坍缩),则是这样的:

既然薛定谔方程是普适的,既适用于量子对象,又适合于宏观物体对象。那么如果量子会因为观察呈现出坍缩现象(瞬间转移),则大物体对象也会因为我们的观察瞬间坍缩。

现在假设这个宏观物体对象是你: 本来你的波场是一个大范围区域,因为我的观察看到了你出现在了我面前,所以你在你波场范围的其他区域出现的概率瞬间变成了为0。假如你的波场范围是几公里,那么一旦因为我的观察看到了你,从而导致你在你的波场范围内几公里之外出现的可能性瞬间变成了0。

假设有下面2个场景:

场景1

 你在一个只有你自己,没有其他人的一片空旷区域,你的波场范围暂且假设为五公里(可以暂时理解成你身体里的物质的波场范围为五公里),这时突然有个人(观察者)看到了你,假设此时的时间为t时刻,那么你在你波场范围的五公里方圆内的波场物质瞬间消失,只坍缩出现在你被观察到的位置。

场景2

基于场景1的现象,进一步假设场景2:如果t时刻,分别不同的两个人(观察者)在你波场范围内的不同地点同时看到了你(你的波场所代表的你身体里的物质-你本身),那么代表着你的物质则按照上述逻辑瞬间坍缩至两个不同观察者出现的地方,不同观察者之间相互不能看到对方地点出现的你。又由于在同一时空,你同时在这个极短时间内(无限小时间,同一时刻)在这两个观察之间移动需要的速度超过光速,这又是不可能的,因此这两个观察者看到的你只能是处于不同的平行时空!在t时刻前你还是一个你,t时刻后有多少人(观察者)看到了你,就会出现多少个平行时空。如果这个平行时空对应的观察者所观察到的位置覆盖了波场范围所有的点,则仍然可以认为波场没有坍缩,但前提是需要接受平行世界的理论,且每一个平行真实都是真实的,这一理论显得足够的大胆。